獨家專訪清華大學當代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世界和平論壇秘書長閻學通:
  從韜光養晦到奮發有為,中國崛起勢不可擋
  2023年世界將出現中美兩個超級大國
  美國竊聽事件給中國提供了一個很好的經驗教訓:當我們強大以後,絕不能像美國那樣去監控全世界。監控全世界所帶來的後果就是你在跟全世界為敵。       ——閻學通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劉硯青 | 北京報道
  中國真的會在十年之內成為世界超級大國嗎?中國的周邊局勢又將走向何方?中國的外交策略正在發生哪些調整?繼續堅持不結盟原則會幫助中國崛起嗎?
  帶著這一連串的問題,《中國經濟周刊》日前獨家專訪了清華大學當代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世界和平論壇秘書長閻學通,請他為我們解讀中國乃至世界的未來局勢。
  “歷史是由人創造的,但這並不意味著人有能力任意改變歷史。歷史的發展具有一定慣性,在人沒有創造出強於歷史慣性的力量之前,歷史將沿著既有的軌道發展。”在閻學通看來,未來十年,歷史的慣性有利於中國的崛起。他甚至大膽預測中國到2023年將會成為超級大國,世界將迎來中美兩極格局。
  世界兩極化不可避免,中國必居其一
  “國際格局是隨著大國綜合實力的變化而變化的,大國綜合實力的基礎是國家的政治實力,而政治實力的核心則是領導者實施改革的能力。”閻學通坦言,他之所以能夠對未來十年中國崛起做出樂觀的預測,與黨的十八大後中國領導人在反腐、改革和維護國家主權方面的新政有關。
  “我做出這個預測的前提是今後十年中國的改革力度將大於所有其他大國。”閻學通解釋說。”
  閻學通在他的新著《歷史的慣性》一書中預測:未來十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將升至1:5;2023年美國的GDP將為19萬億美元,屆時中國的GDP按照當前的匯率換算將為17萬億美元,按屆時的匯率計算將超過美國;2023年人民幣對其他貨幣的影響力將達到美元影響力的50%甚至更高水平,人民幣、美元和歐元可能構成三足鼎立之勢;2023年,中國將擁有載人的太空工作站、至少3個服役的航母艦隊(有可能建成5艘航母)、4~5艘攜帶射程8000千米導彈的戰略核潛艇、部署部隊的第五代戰鬥機(殲—20和殲—31隱形戰鬥機)。
  《中國經濟周刊》:您為什麼會對中國的未來有如此樂觀的預測?
  閻學通:有些人說我的預測很大膽,在他們看來中國十年內根本沒有可能成為超級大國。實際上,持這種看法的人很多,這其中不僅有占多數的網民,連一些從事外交工作的資深人士也認為中國不可能。然而外國民眾和政界人士對中國地位的認識卻相反,他們普遍認為中國將很快成為一個超級大國。
  根據我的觀察,許多批評我預測不靠譜的人並不知道我預測的邏輯是什麼,他們只是在感情上不同意我的預測結果,他們不願意看到中國成為超級大國。超級大國是指國力大於其他大國幾倍的國家,這是一個既定歷史時期大國實力對比的結果。
  今後十年,除中國之外,我看不出還有哪個國家的綜合國力可以接近美國。如果找不到第三個國家在十年內能成為超級大國,世界就不可避免地兩極化,而兩極化中的一極就是中國。
  《中國經濟周刊》:現在有很多人認為,中國社會內部日益積累的矛盾將影響中國的未來發展,您如何看待這樣的觀點?
  閻學通:歷史上所有成功崛起的大國都是帶著嚴重的國內問題崛起的。很多人以美國為成功樣板,認為和美國一樣就能崛起為超級大國。然而,這些人忽視了美國這個超級大國也存在嚴重的國內問題。
  冷戰時期,美國有嚴重的種族暴力衝突;冷戰後,美國成為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其國內的問題也十分嚴重。今年奧巴馬政府竟然被迫關閉聯邦政府17天,如果國內矛盾不嚴重,聯邦政府能被迫關閉嗎?
  國內問題對於中國崛起為超級大國肯定有負面影響,但這種負面影響並不意味著中國就不能崛起成為超級大國。今後十年,中美綜合國力差距仍將不斷縮小,而美國的國內問題不會比中國少,很可能比中國還嚴重。
  《中國經濟周刊》:美國能在多大程度上減緩或阻止中國的和平崛起?您如何看待未來的中美關係?您認為美日兩國是否會聯合實施一些對中國不利的措施?
  閻學通:僅在美國,有關美國是否相對衰落的爭論就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這次美國聯邦政府關閉17天,使更多人相信美國的相對衰落。美國肯定是在儘力阻撓我國縮小與之實力差距的進程,但是這隻會對縮小中美實力差距的速度有影響,阻止不了中國縮小與美國實力差距的大趨勢。
  今後十年,決定中美關係的主軸是競爭,但這種競爭的內容核心與美國和蘇聯當年的競爭不同。這也是為什麼習近平主席提出中美應建立新型大國關係。這種新型大國關係雖然不同於美蘇關係,但也不是什麼友好關係,我將這種關係稱為“假朋友關係”。具體講,新型大國關係好於現在的中日關係,但遠不如中俄關係,也不如中國與歐洲大國的關係。
  我們可依據友好程度將目前中國與其他大國的關係分為不同等級:1.友好關係是中俄關係;2.普通關係中有中德關係、中法關係、中印關係、中英關係;3.新型大國關係是中美關係;4.對抗關係是中日關係。
  美日是同盟,雙方聯手對付中國是正常的,但是美國會控制日本,不允許日本以發動戰爭的方式與中國對抗。
  《中國經濟周刊》:近來德國已要求美國解釋“竊聽門”事件,您認為美國的竊聽舉動會對美國產生哪些影響?
  閻學通:美國不會改變對世界的監聽,除非它沒有了這種能力。這一事件使美國的國際形象受損,使其正義性受損,而且影響了與傳統盟友的戰略關係。
  美國竊聽事件給了中國提供了一個很好的經驗教訓:當我們強大以後,絕不能像美國那樣去監控全世界。監控全世界所帶來的後果就是你在跟全世界為敵。
  奮發有為的外交新政
  隨著中國實力的不斷增強,周邊外交的重要性日漸凸顯。如何構建一個更加穩定的周邊外交網絡,成為中國外交面臨的重要課題。
  今年以來,新一屆中央政府領導集體大力推進周邊外交,進入10月後更是對東南亞進行了一系列密集訪問:10月2日至8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對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進行國事訪問,並出席在印尼舉行的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第二十一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10月9日至15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出席在文萊舉行的第16次中國—東盟(10+1)領導人會議、第16次東盟與中日韓(10+3)領導人會議和第八屆東亞峰會,並對文萊、泰國、越南進行正式訪問。
  在10月24日至25日召開的周邊外交工作座談會上,習近平明確強調,要更加奮發有為地推進周邊外交,為我國發展爭取良好的周邊環境,使我國發展更多惠及周邊國家,實現共同發展。
  在閻學通看來,中國的外交政策正在發生著方向性的根本變化。
  “從韜光養晦變成奮發有為,這是中國外交政策的一個重大變化,甚至可以說是一個質的變化。”閻學通直言,“過去之所以要韜光養晦,是因為我弱你強,我們向國際社會示弱,顯示我們對所有的事情不介入。而如今的奮發有為則是要向周邊國家顯示我們的關係是‘我強你弱’,這是根本性質上的變化。”
  《中國經濟周刊》:中國的外交政策從原來的韜光養晦變成如今的奮發有為,這可以理解成是一種變被動為主動的外交策略轉變嗎?
  閻學通:我們不能簡單地把這種變化理解成是外交策略變得更加主動,它實際上是一種方向性的變化。過去我們幾乎對所有國際問題的態度都是不介入,只和其他國家搞經濟合作,不談外交問題,而現在則是經濟和安全問題並重,甚至安全問題還要更優先。
  原來我們國家所採取的外交策略是:以美國為重中之重,和周邊國家的關係要讓位於中美關係。而今後與周邊國家的關係將成為我們國家外交關係的重中之重,中美關係要服從於周邊關係。所以說,這種外交策略的變化不是簡單的變被動為主動,它是外交政策根本性質的改變。
  另外我想強調的是,這次習近平主席在周邊外交工作座談會上提出要推進外交工作改革創新,現在還很少有人註意到“改革創新”這個詞。要知道當初在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上提出來的改革,是在除外交之外的所有領域都要進行改革。所以我們把10月底這次外交政策的改革,稱作是外交領域開了一次遲到的“十一屆三中全會”。
  《中國經濟周刊》: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非常重視我國的周邊外交,您認為該如何研判中國周邊環境的整體局勢?目前中國和日本的這種關係是否會影響到中國周邊環境的安全?
  閻學通:現在中日關係形成了一種對抗關係,而日本又是我們在鄰國中經濟規模最大的一個國家,所以很多人以此作判斷說中國周邊環境日益惡化,我認為這個說法並不准確。日本的確是我國周邊地區的最大經濟國,但是日本跟我們的關係僅僅會影響到我們跟東亞各國的關係。
  我們現在和俄羅斯、巴基斯坦、印度、孟加拉國以及中亞、南亞、東南亞國家的關係正在改善。但是,我們也要看到,現在周邊環境的事實是菲律賓和日本與我們是對抗關係,而且這種對抗是比較嚴重的,在短期內不能解決。
  我們現在周邊環境的局勢從大的範圍上講,改善關係是主流,但從對抗程度上來講,日本和菲律賓的問題確實是日益嚴重了。
  《中國經濟周刊》:有人把中國國家領導人密集訪問東南亞形容為“集中發力東盟外交”。習近平主席更是在出訪印尼時提出要建設“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您如何看待我們和東盟的關係?東盟會成為中國外交的重中之重嗎?
  閻學通:我不同意東盟是中國周邊外交的重中之重這樣的說法。重中之重這種說法給人的感覺是,只要把這個問題解決了就把一切都解決了。我們現在的周邊外交在很大程度上依靠我們和俄羅斯的雙邊關係,這使得我們在北部和西部有了一個安全的大後方,難道我們和俄羅斯的關係就不是重中之重了嗎?
  我們可以說,在我國周邊西部、北部相對穩定,和東邊日本的關係在短期內不能改善的情況下,東南亞是我們現在周邊外交的一個主攻方向。
  命運共同體的涵義遠比經濟共同體更加深刻,這個共同體意味著國家安全和國家經濟全面發展。我認為我們只要堅持習近平主席那次講話的方向,到明年年底,我們和東南亞國家的發展將會非常有成效。
  《中國經濟周刊》:您認為中國是否還應該繼續堅持不結盟政策?
  閻學通:我們從1982年開始執行的不結盟政策實際上是一個弱國執行的政策,今天的中國如果不放棄不結盟政策,只會給我們自己製造更大的國際安全困難。
  很多人誤以為我們搞不結盟政策,可以避免和其他國家形成零和關係,這實際上是一個錯誤的概念。正是因為中國不結盟,不給周邊國家提供安全保障,所以才會讓周邊國家恐懼我們,導致形成了零和關係。
  美國雖然處於物質實力增長緩慢的狀態,但它仍是世界上擁有盟友最多的國家,它至少有42個不同類型的軍事盟友。相比之下,不結盟政策使中國沒有一個嚴格意義上的盟友。缺乏盟友已經成為中國在改善國際環境中面臨的最主要難題。
  為防止被國際社會孤立,中國需要對不結盟政策進行調整,結盟的策略可以幫助中國增加真實戰略伙伴的數量。到2023年,中國將可能在全球範圍內建立起20個左右的盟友或全天候的戰略伙伴關係。這雖然遠少於美國的軍事盟友,但已經是一個初具規模的穩定的戰略同盟體系。
  目前,具有成為中國盟友潛在可能的周邊國家是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巴基斯坦、緬甸、斯裡蘭卡、孟加拉、老撾、柬埔寨。這些國家都面臨著美國的戰略壓力,因此需要借助中國增強自己的安全保障。
  《歷史的慣性:未來十年的中國與世界》
  作者:閻學通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3年7月
 
(編輯:SN054)
創作者介紹

吳哥窟

dq16dqwrp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