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勞動,熱愛自然,需要耐性。說得深沉一點,需要對人與自然的理解。這一點,剛剛蜂擁而入到城市裡的人,恐怕很難做到。所以,看到昨日城中媒體《新鮮感一過,城市農夫洗腳上田》這樣的報道,就不要感到奇怪,甚至連“新鮮感”也不要有。
  新聞中說的“農夫”,是一些到郊區租塊田地,種上一些瓜果蔬菜的城市居民。郊區租地,一來新鮮時尚,二來可以周末有個固定放鬆地點和模式,第三還可以帶孩子一起,不僅讓他們接近一下自然,還可以暫別電子游戲,甚至還有人擔心食品安全,就此“自力更生”。總之,一地多用,按理說應該是可持續發展的。
  可是葉公好龍之心,人皆有之。真讓你長年堅持,難處就如雨後春筍,一個個破土而出:遠的太累,近的太貴,跑多了疲勞,還有額外消費。於是,一些城市農夫腳還未濕,就紛紛洗腳上田。
  對於這些“假農夫”還未下田就紛紛洗腳之舉,我是非常理解的。畢竟,做農民乾農活,只要不用機械用手工,哪怕一周一次,那也是不容易堅持的。少年時,經常在毒辣的陽光下乾農活,常常在疲憊無奈之時,想起某些文人說“泥土芬芳氣息”、“黑油油的泥土吱吱冒出腳縫”引起遐想之類的文句,覺得這些文人真是無病呻吟、矯揉造作。後來看到宋朝詩人陳師道《田家》一詩,末尾兩句“人言田家樂,爾苦人得知”,便頓感“於我心有戚戚焉!”
  總之,中國式農民,那豈是一個“苦”字了得。要不當年被迫上山下鄉的青年,現在回憶起在農村那廣闊天地里的生活,怎麼會有那麼多辛酸眼淚和委屈的故事?
  不過時代變化也快。現在的城市居民,尤其是大城市居民,生活又在另外一個極端:雖然洗腳上田不過是一代兩代人的事,但他們成天面對高樓大廈、各種污染和不安,看著孩子們不是被作業壓得喘不過氣,就是沉迷在手機和iPad上,也沒法不鬱悶。所以,如果能做大城市的居民,又能便利地接近農地和自然,那就好了!
  但正如報道所說,即便是做個假農民,新鮮感一過,也不禁要紛紛洗腳上田。可見,既想過城市生活,又想接近自然、天人合一,比魚和熊掌兼而得之更難。在這裡,城市就是城市,農村就是農村,天是天,人是人,幾乎互相對立。
  到過歐洲日本等國的人也許會有感覺,那裡有不少地方,真是既有城市生活的質量,又可以盡情接近自然,好像那些地方纔是真正的“天人合一”。在那裡,真農民也很不錯,而城裡人也不必做假農民,就可以接近自然。
  一想到這些,就有些惆悵:我們應該學習的東西太多了。
  錢克錦
  錢克錦  (原標題:城市“假農夫”洗腳上田不奇怪)
創作者介紹

吳哥窟

dq16dqwrp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